欧美成aⅴ人片在线观看-欧美肥老太牲交真实视频-欧美国产性开放视频小雏菊


我与舅妈惠茹的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mmx689.com.com

莲蓬头的热水在惠茹新鲜雪白的身上流了下去。而惠茹这有如琢磨过的身材留有适当的脂肪,淋浴的水被弹了回来只留下了少许的水珠。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是因为腰的位置高,两条腿修长的关系,所以身材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乳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形状。而二十七岁的美妙身材自从和王玮结婚的一年多以前,开始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

  丈夫王玮是在一家电脑公司里担任营业部经理,把惠茹一个人留在内湖的别墅里,一个人去美国洛杉矶工作。因为洛杉矶分公司的业绩不佳,所以被派去督导。惠茹原本也想随丈夫一起去的,可是丈夫说:「又不是很长久的事,大约半年就会回来。当然有妳在身边会方便许多,可是妳又有工作,就让我弟弟王钧常常来当妳的保镖吧!」惠茹听丈夫这样说,且又加上在国外生活的不方便及不安感,所以决定留在国内。

  惠茹的工作表面上是所谓的伴游小姐,但实际上却是收钱和陌生的男人睡觉。不过惠茹的客人大多都是财政界的名流绅士,完全不会有暴力、或者伤害到她身体的粗暴男人。因此,惠茹就可以安心放心的和他们做爱。可是高龄的客人却反而会使惠茹的身体留下情欲无法满足的痛苦。

  今天晚上也完成了就是打死也不能告诉丈夫的工作,惠茹回到家后立刻淋浴,但身体里却好像发烧一样的充满骚痒感。而在惠茹柔软雪白左大腿内侧,还留有年老客人所留下的血红色吻痕。

  「讨厌……」惠茹皱起眉头说道,并用莲蓬头把热水喷在那血红色的吻痕上,企图淡化吻痕的色泽。惠茹弯下雪白柔软的上身,用左手剥开贴在耻丘上那湿淋淋的阴毛,努力的寻找是否还有其它的吻痕烙印在上。而二片少许带着暗色的内阴唇已经充血,有如绽放的花瓣由内向外翻转,而惠茹的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热感。

  「啊……啊……唔……嗯……」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内阴唇。惠茹已经忘记淋浴而沈迷在一时冲动的手淫世界里。惠茹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内阴唇用力的揉搓着。快感的火焰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惠茹站在那儿咬紧牙关忍受着即将爆炸的快感。惠茹已经忘记一切,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潮。

  惠茹在单身时代从来没有手淫的经验。可是自从和王玮结婚以后也偶尔要靠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欲火。已经超过四十五岁的王玮,性能力不是很强,所以惠茹有时不得不用手淫来弥补王玮性能力的缺失。可是今晚身体的骚痒感却是年老客人所留下的后遗症。

  这个老人的名字叫林敏雄。根据介绍客人给惠茹的淑锦说,他是南北证券公司的总裁,不过他只有靠眼睛和舌头享受惠茹的年轻肉体。

  「人老了以后,不用插入也可以得到满足感。只要用眼睛看和用舌头舔舐就足够了,尤其是像妳这样有漂亮脸孔及美妙身材的年轻太太……」林敏雄一面说一面在惠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着。

  林敏雄舔遍了惠茹的腋窝、肚子、大腿根及脚掌。而这种骚痒的感觉使惠茹几乎要发出呻吟声,但是在这种骚痒感的背后却隐藏着异常的快感。惠茹只好轻轻咬住自己的手臂,忍耐着不要发出呻吟声。

  「妳丈夫常用的女人性器官,我也要仔仔细细的看一看……」年龄超过六十岁的林敏雄,把惠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而瘦骨如材的身体也卷曲在惠茹的双腿之间。林敏雄看完惠茹已经流出淫液的小穴后,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着并仔细的形容惠茹充满淫液的小穴。

  林敏雄具经验的说:「妳是个极性感的美丽女人,但妳的小穴却和一般女人没有两样。本来我想像会是很文雅的景像,但妳的小穴已经张开,内阴唇也翻转了出来,可见妳也是很一个很好色的女人」

  惠茹也很奇怪,不知为何听了林敏雄这样说后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噢……妳开始湿润了……到达高潮了吗……」林敏雄不断的用舌头及手指在惠茹那充满淫液的小穴上来回舔舐及抽送着。而不知何时,惠茹的确流出了大量的密汁而忘情的扭动着臀部,以配合林敏雄的舔舐及抽送。



  林敏雄说过的每一句话,使惠茹在这一夜里点燃官能之火。林敏雄很快的发现惠茹性感部位的变化,一面形容一面更加快速的舔舐着。「里面的密汁发出了亮丽的光泽……味道也越来越强了……」林敏雄有如强力吸水器一般,拼命的用舌尖捞起在惠茹性感部位所涌出的蜜汁。

  惠如虽然心里想着不要有高潮,但是臀部还是不由己的拼命扭动着,并从鼻孔冒出了淫荡的哼声。

  看着惠茹这样的淫荡,林敏雄忍不住的说道:「我不过只用舌头舔舐着妳的花唇,妳就开始扭动着臀部来配合,大概是妳的丈夫不能使妳得到满足,所以妳才会这样的出卖身体吧!而关于妳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妳是个年轻又性感的有夫之妇,为了得到满足而出卖肉体的女人。可是却没想到妳是这样极性感的尤物。」林敏雄一面说着一面活动着舌头,并找到了在充满蜜汁的肉缝上端那个有如小拇指的肉芽含在嘴里吸吮着。

  惠茹并不把林敏雄的话放在心里,只是疯狂的呻吟:「嗯……啊……喔……」就在林敏雄那灵活舌头的挑逗之下,惠如达到了高潮,并流出了大量的蜜汁。

  「我知道妳刚才已经泄精了,因为感觉到有大量粘粘又温热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嘴里……」林敏雄一面调戏着惠茹之外,更用三根手指插入惠茹的肉洞里。

  「啊……嗯……舒服……用力……啊……嗯……」惠茹疯狂的拼命扭动着臀部来配合林敏雄更深的插入。但是,老人的前戏是永无止境的。

  现在,惠茹在家里的浴室里,想用自己的手指来熄灭肉体的欲火。惠茹找到了被林敏雄吸吮过的肉芽后,开始用指尖摩擦已膨胀的肉芽。但是惠茹仍觉得不够过瘾,改用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缝里,并开始来回的抽送着。此时的惠茹已经完全的沈醉在手淫的世界里。

  「嗯……啊……」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使惠茹就快要达到高潮了。但就在这时候,浴室的玻璃门外却传出了巨大的声响。惠茹警觉的拔出了手指并回头望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问到:「……谁……是谁……」

  那团黑影子回答:「大嫂,是我啦!」这个人是丈夫王玮的弟弟王钧。丈夫要去洛杉矶之前曾要王钧来当保镖,所以王钧常常来这儿。

  惠茹知道是这个人是王钧后,多少有点放心。

  王钧隔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说:「大嫂,吓着妳了,我不小心碰倒了脱衣服的篮子,对不起。我现在要去客厅喝酒了。」说完后,玻璃门外王钧的身影消失了。

  惠茹赶紧冲洗自己粘粘的手指,担心自己手淫的样子是否被王钧瞧见了,脸色也不自主的红润起来。惠茹擦乾身体穿着粉红色丝质睡衣走走出浴室并解开束在脑后的长发,准备穿上内裤时却发现放在脱衣篮内准备换穿的黑色T字裤不见了。



  在贸易公司工作的王钧是很正直的男人,不太像是会对女人三角裤有兴趣的男人,但有时也会一时的着魔。在淋浴前放在脱衣篮内准备换穿的黑色T字裤却突然不见了,这使惠如感到紧张了。惠茹心想一定是王钧拿了她的黑色T字裤,也来不及在睡衣下穿上黑色内衣,就冲到了客厅要找王钧拿回她的黑色T字裤。

  这时的王钧正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松开领带,任意的从酒柜里拿出了威士忌,慢慢的品嚐着。

  惠茹系紧了睡衣的腰带,向正在喝酒的王钧走过去:「把三角裤还给我,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竟会做出偷三角裤的这种事情来!」惠茹气愤的对王钧说着。

  王钧把拿在手上的高脚杯放在桌上,脸上露出了傲慢的笑容,并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那件黑色T字裤在惠茹的面前轻轻的摇动着。

  「大嫂所说的三角裤是这个吗?」王钧傲慢的说着。

  「没错,就是这件个,赶快还给我!」惠茹愤怒的说着。

  「当然可以还你,但是有条件。」

  惠茹愤怒的反问王钧:「你说,要什幺条件?」

  王钧淫笑的说着:「只要大嫂把身体让给我,我就可以把这件极性感迷人的T字裤还给妳。而且,手淫那种事,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难过。」

  惠茹的脸红到了耳根,不知该说什幺话,果然王钧是发现了自己在浴室里的行为。

  此时王钧又拿起了那件黑色T字裤摇动着对惠茹说:「大嫂,我会让妳痛快的飞上天。」

  听了王钧这样说,惠茹的脸庞更为火热,只能看着那件摇动的黑色T字裤,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幺。

  王钧逮住了机会以威胁的口吻告诉惠茹:「况且……况且……大嫂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喔!」

  「我……我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惠茹一面后退一面瞪着靠过来的王钧,但惠茹的声音已经紧张的有一点沙哑了。惠茹在刹那间想到,莫非是自己瞒着丈夫出卖肉体的工作被王钧发现了?

  「我知道大嫂有男人,今晚我就在旅馆看到大嫂和一位六十多岁的白发商界名人一同乘电梯进入客房。」王钧一面说着一面靠近惠茹并伸手去拉扯惠茹丝质睡衣的腰带。

  惠茹有一点胆怯,可是从王钧的话来推测,他大概还不知道惠茹出卖肉体的事实,他所看到的大概只是单纯的外遇吧!惠茹在心里这幺想着。

  而就在睡衣腰带被解开的同时,王钧抱紧了惠茹说道:「我不会把大嫂的秘密说出来,所以大嫂也不必把这件事告诉大哥。」

  就在惠茹想说话时,她的樱桃小口却已经被王钧的嘴封住了。王钧一面吸吮着惠茹那柔软的舌头一面伸手去解除穿在惠茹身上的那件粉红色丝质睡衣。就在睡衣即将滑落于地上的同时,惠茹想说「不要」这二字,但却迟迟的说不出口,也许在惠茹的心中早就产生了接受王钧的要求之意念。

  睡衣终于滑落在地上了,此时的惠茹也只能一丝不挂的站在原地任由王钧的舌头在其胸部上来回恣意的游走。被吸吮和轻轻用牙齿咬的快感使惠茹感到困惑,但也不知何时,惠茹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抱住了王钧。王钧的嘴离开了惠茹的乳房后,起身将赤裸的惠茹轻轻抱起。

  「你……你……抱着我要去那儿?」惠茹惶恐的问着。

  「当然是要去卧房啊!在大嫂和哥哥经常办事的床上,我要使大嫂高兴。」王钧淫笑的说着。

  王钧抱着惠茹走了过去,用脚粗鲁的踢开了房门,把惠茹轻轻的放在床上。



  王钧把双人床上的棉被掀开,让赤裸的惠茹睡在上面,自己也迅速的脱下上衣并卷曲的缩在惠茹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着惠茹的乳头。此时的惠茹早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微微的扭动着身体并从鼻子发出了甜美的哼声。

  王钧的双手在惠茹那有如柳树般的细腰和丰满的臀部上来回抚摸着,并说道:「大嫂的身体真美,每个部份有如雕琢过的玉石一样,那幺的光滑细致,阴毛也长得这样的可爱……和璇霓的裸体不同的是,大嫂的雪白肉体几乎耀眼。」

  王钧在乳房的四周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并用右手拨开了惠茹的阴毛,同时也打开了床头柜上的枱灯。

  「不要……害羞死啦……」当床上形成和白天一样的明亮时,惠茹不由得抬起右小臂盖在自己的脸上。不过听到了王钧拿自己与他那25岁的妻子璇霓相比较,说自己比璇霓更美的话后,惠茹变得更大胆,原本夹紧的双腿,也主动的慢慢分开了。想到在灯光下一切都被王钧看的一清二楚而产生的羞耻感,反而使惠茹溢出了更大量的蜜汁。

  「哟……妳的小穴湿了,流出来的蜜汁还闪闪发光着,原来大嫂是这样好色的女人!……」王钧一面说着一面把惠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并同时把脸部埋进惠茹的双腿间。肉缝上的小肉芽也因为王钧强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动着。

  「……唔……啊……王钧……不要这样……我……我会受不了的……啊啊……嗯……喔……」惠茹发出了有如野兽般的哼声说着。

  惠茹的肉芽被王钧的舌头舔舐时,强烈的快感却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全身,惠茹在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

  「……啊……嗯……把……把手指插……插进来吧……」惠茹忍不住的扭动着臀部并且说出了这样淫秽的话语。

  「……好吧……既然大嫂这样的要求……我就把手指插进去吧……」王钧兴奋的说着并将食指与中指缓缓的插入了惠茹那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里。而惠茹的小穴也很轻易的将王钧的手指吸了进去。

  受到了王钧手指的恣意抽送,惠茹的臀部也忍不住的疯狂扭动着,以配合王钧更深的插入,而苗条的上半身也因为极度的快感而微微的向后挺去着。



  王钧把插在惠茹小穴里的手指用力旋转并用嘲笑的口吻说道:「大嫂,小穴内已经春水泛滥……原来大嫂是这样的好色啊……」

  惠茹将右手盖在脸上,左手抓住床单,拼命的扭动身体说道:「……啊……啊啊……不……不要说了……啊……我快要高……高潮了……啊……」

  每当王钧的手指恣意的在惠茹的小穴抽插时,从自己身上流出的水声也间接的增加了惠茹的兴奋度。

  王钧的舌尖继续在惠茹敏感的肉芽上舔舐,一面吸吮一面说着:「大嫂……快泄出来吧……让我品嚐妳那比威士忌更甘醇的蜜汁吧……」

  惠茹喘息的说着:「……不要……我不要因为……因为手指的抽插……而……而达到高潮……」

  惠茹身上的欲火是必须靠男人的那话儿来抽插,才能熄灭的。而此时的王钧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对惠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王钧一面加重手指抽插的力道与速度一面故意的问着:「大嫂不想靠手指泄出来,那要我怎幺办呢……」说完后,王钧便故意的拔出了插在惠茹小穴里的手指。

  当王钧把手指拔出时,惠茹竟然像饿虎扑羊似的抬起臀部努力的追逐着王钧的手指,所表现的行为竟是那样的饥渴与贪婪。

  只见王钧淫笑的说着:「大嫂……妳就像刚才在浴室那样子……自己手淫给我看吧……况且……璇霓也已经自己手淫给我看过了……」

  惠茹惊讶的问道:「璇霓……也在你面前自己手淫过吗……」

  王钧正声的说道:「当然啦……如果不手淫给我看,我是不会把那硬梆梆的的家伙塞进去的。所以,大嫂妳也要自己手淫给我看……」王钧不等惠茹的回答就半强迫的抓住惠茹盖在脸上的右手放在自己刚刚插入的桃源洞口外。

  惠茹有一点颤抖的说着:「……只要……只要我手淫给你看……就会给我硬梆梆的家伙吗……」

  王钧并不回答,只是伸手去解开自己西装裤的腰带。

  惠茹心想:只要手淫给王钧看,他就会把硬梆梆的家伙插入那骚痒的小穴里,惠茹迷乱了。因为有一半是自己自暴自弃的心里作祟,而另一半则是为了让王钧看到自己淫荡的行为而产生的快感。这是没有让丈夫看过的行为,可是现在弄给王钧看竟会产生如此异常的兴奋。惠茹真的陷入了无可自拔的深渊里。



  惠茹的食指和中指缓缓的插入了那早已春水泛滥的小穴内,并开始慢慢的抽送着,而大拇指也完全的压迫在那早已充血的肉芽上。而这种带有麻痹的快感使惠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臀部也不断的疯狂扭动着。

  「……啊……嗯……喔……」惠茹不断的呻吟着。

  这时的王钧也脱光了身上的衣物,静静的欣赏着惠茹用雪白的手指玩弄着自己小穴的景色。

  已经脱光衣物的王钧,也故意摇动着那根早已布满青筋的大家伙,走到惠茹的面前,以嘲笑的口吻说着:「……哟!大嫂可真是淫荡啊……蜜汁流了这样多……大嫂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大嫂的手指不要深深的插入吗?……那会使妳更舒服的……」

  惠茹像婴儿撒娇一样抬起扭动的臀部喘息的说:「……我……我不要自己的手指……我要你的……」

  王钧故意向后退并淫笑的说着:「……大嫂……妳想要我的什幺东西呢……」

  惠茹将身体用力抬起变成跪姿并追着抱紧王钧的臀部,并用羞涩的口吻说道:「……我……我要你的大家伙……」然后张开红唇把王钧的龟头含入了嘴里,并开始轻柔的上下套弄着王钧的大家伙。

  而被惠茹含进嘴里并用软绵绵的舌头缠绕时,王钧忍不住的发出了哼声。

  惠茹那弯曲雪白的身体有如小白兔一般的,继续把王钧的大家伙含在嘴里吸吮着。也顾不得头发的散乱,惠茹拼命的摇动头部,让王钧的大家伙在自己的小嘴里浅出深入。当深深的吞入大家伙并用嘴唇夹紧时,惠茹能感受到王钧的大家伙在自己嘴里微微的脉动着,而这种感觉却使得惠茹更加的兴奋,因为惠茹也知道自己的舌头给王钧带来了更深的陶醉感。而大家伙也逐渐的在惠茹的口中增加了体积与硬度。惠茹将龟头再次含入口中并用舌尖在其周围来回的轻轻舔舐着,同时也用力的吸吮从马口溢出来的透明润滑液体,而这股透明的润滑液体也被惠茹以那灵活的舌尖轻轻的牵出了一条闪亮的透明丝线。

  王钧在也受不了,伸手推倒跪在床上的惠茹,有如钢铁一般的大家伙也对准着惠茹那早已春水泛滥的桃源洞口,而惠茹也抬高双腿准备迎接大家伙的冲击。此时的惠茹彷佛变成了需要更多快感与高潮才能满足自己的狂野女奴。

  王钧用龟头在惠茹突起的肉芽上轻轻的摩擦着,而这个举动却使惠茹的身体里不断地涌出像涟漪般的骚痒感。惠茹在也受不了这犹如万蚁钻心的骚痒感,举起双手朝王钧的臀部猛力一按,「噗吱」的一声,王钧那有如铁棒般的大家伙已完全的插入了惠茹的小穴内。

  瞬时间,沈闷在身体内的欲火,也被王钧的大家伙完完全全的给打通了,而包围在全身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与兴奋。惠茹不敢闭上双眼来享受王钧所带来的冲击,因为闭上双眼让她彷佛觉得像是要坠入黑暗的地狱一般那样的空虚和寂寞。所以,惠茹宁可睁开眼睛来享受王钧所带来的一波接一波的强烈冲击。

  王钧恣意且快速的抽插着,惠茹拼命的扭动臀部来配合,双方妳来我往,互不相让。刹时间里,整个房间内充满了喘息的呻吟声及腐败的味道,惠茹一次接一次的泄出大量的蜜汁。

  也许是惠茹淫心大动的原因,也或许是王钧技巧高超的因素吧!王钧像是胜利的斗牛士一般,早已征服了惠茹这一头骄傲难驯的狂牛。王钧一次接一次的深入,一次接一次的挺进,使得惠茹早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与满足。

  应该说是极度兴奋的原因吧!王钧在也忍不住的将大量温热的精液射进了惠茹的小嘴内,而惠茹却丝毫的不敢浪费这宝贵的玉液琼浆,全数的将它吞进肚里,并用舌头仔细的清除残留在肉棒上的精液。

  在休息片刻后,王钧穿好衣服并带着胜利的笑容离开了惠茹。整个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了赤裸的惠茹及飘散在空中的腐败气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mmx689.com.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mmx689.com.com

❀日本午夜福利无码高清 ❀日本在线视频www色 ❀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 ❀日本毛片高清免费